曾刚:人民币“脱锚”后货币金融政策运行面临新挑战(8月21日)

时间:2018-09-19 13:46:44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
21世纪经济报道》消息,728日,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、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、浦发银行联合主办的“2018中国资产管理年会”在上海举行。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“风口投资主题论坛”上做题为《人民币脱锚与货币金融运行》的主题演讲。

他认为,中国货币制度有一点挂钩美元,但这种货币政策制度存在双刃剑效应。坏处是中国央行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货币政策的自主权,比如经济周期变动若和美国不同步,外汇储备变动或资本跨境进出流动会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干扰,目前市场特别能感受到这种冲击——美联储在加息,中国却在去杠杆,因此中国经济挺难受。但这就是“人民币挂钩美元”的锚定所付出的代价。

另一方面,好处是货币本身提供了边界约束,因此人民币供给不会超过外汇储备太多,因此在1994年这个货币制度形成后,中国恶性通胀发生概率和次数明显减少,中国很少出现其他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严重通胀问题,某种程度而言这与人民币锚定美元制度有很大关系。

在曾刚看来,这种货币制度还需要平衡三个问题:一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导致货币政策宽松的情况下,在原有人民币锚定美元的机制下,需要更多的美元外汇储备才能释放更多人民币流动性,但当前全球贸易冲突等因素,导致外汇储备增长难度加大,所以相关部门需要探讨新的货币投放途径,或者将人民币的锚,从挂钩美元转向挂钩一篮子货币。

二是如何稳定经济增长,现在中美经济周期不同步,我们现在有稳经济增长的需要,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如何主动减少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的干扰,人民币需要“脱锚”(脱离挂钩美元)。

三是如何让人民币稳步脱锚,由于脱锚可能带来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,以及资本流出压力增加,因此央行如何重新建立对货币汇率稳定的预期,重振公众的信心,需要一个漫长过程以及行之有效的措施。

“现在我们还需要考虑两个问题,一是脱锚之后,中国货币供给机制将发生哪些变化,比如美联储通过不断购买美国国债释放货币流动性,中国没有这么多国债可以买,那么央行以什么方式提供?比如债务方式提供,或者中期拆借便利(MLF),但这对整个市场的成本是很高的,而且是短期的。”曾刚表示,若央行需要寻找可持续的,能够替代当前外汇占款实现基础货币供给持续增加的新路径,需要哪些新的货币政策工具主导,还需要相关部门综合权衡。(载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2018821日)

 

相关文章